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云南白癜风主要危害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4 04:44:0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云南白癜风主要危害,吉林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,上海白癜风早期病因,湖北根治白癜风的西医,烟台白癜风,临沭治疗白癜风的医院,潍坊能否治好白癜风

  三大海洋经济圈融入“一带一路”深圳上海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

  特约撰稿张赛男上海报道

  导读

  我国海洋经济布局进一步优化,北部、东部和南部三个海洋经济圈已基本形成。根据各自的资源禀赋和发展潜力,三大经济圈在定位和产业发展上有所区别。

  “一带一路”在海洋领域全面铺开。

  国家发改委近日印发的《全国海洋经济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(以下简称《规划》)指出,我国海洋经济总体实力进一步提升,2015年海洋经济总量接近6.5万亿元,海洋生产总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达9.4%。预计到2010年,海洋生产总产值年均增长达到7%,海洋生产总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提高到9.5%。

  与“十二五”规划相比,此次规划多次提及“一带一路”建设,要求北部、东部和南部三大海洋经济圈加强与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合作。同时,《规划》提出“推进深圳、上海等城市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”。作为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节点城市,上海和深圳海洋经济的发展有了更高的定位。

  上海社会科学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所长、国家发改委长三角区域规划综合组成员郁鸿胜表示:“海洋经济圈除了经济功能,更重要的是发挥战略稳定、和平发展、国家安全、战略支点等功能,尤其是与‘一带一路’倡议相联结,将达到把改革的成果输出的作用。”

  三大海洋经济圈基本形成

  《规划》指出,我国海洋经济布局进一步优化,北部、东部和南部三个海洋经济圈已基本形成。根据各自的资源禀赋和发展潜力,三大经济圈在定位和产业发展上有所区别。

  具体而言,北部海洋经济圈海洋经济发展基础雄厚,海洋科研教育优势突出,是北方地区对外开放的重要平台。东部海洋经济圈港口航运体系完善,海洋经济外向型程度高,是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与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的交汇区域。南部海洋经济圈海域辽阔、资源丰富、战略地位突出,是我国保护开发南海资源、维护国家海洋权益的重要基地。

  郁鸿胜表示:“经济圈和其面向开放的国家形成什么交点,就形成什么样的产业。南部经济圈面向东盟十国,着眼于国际贸易;东部经济圈面向亚太,产业基础较为丰富;而北部经济圈立足于北方经济,在制造业输出上发力。”

  上海海事大学教授、原水运经济科学研究所负责人寿建敏进一步补充道:“三个经济圈基本形成这样的架构:东部海洋经济往高层次发展;北部着眼于转型升级,对东部产业转移做一些补充;南部依托南海丰富的海洋资源,在一些具体产品方面的优势将来可能有所显现,层次介于东部和北部之间。”

  同时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,“一带一路”成为《规划》的高频词汇。如山东半岛要打造立足东北亚、服务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航运枢纽;江苏重点充分发挥地处“一带一路”重要交汇点的独特区位优势,实施陆海统筹、江海联动;福建重点加强与“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”沿线国家和地区的交流合作,深化海洋渔业、港口、航运等领域全方位合作。

  在新的战略背景下,三大海洋经济圈,尤其是东部、南部如何对接“一带一路”成为重要课题。郁鸿胜表示,以东部为例,处于长江经济带关键区域,需要与“一带一路”打通,以连云港为起点,将战略性成果通过新亚欧大陆桥往西传递。这样一条陆域通道,没有东部经济的发展、海洋经济发展是无法支撑的。

  他进一步表示,中南半岛经济走廊、中巴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、南海区域、北部湾区域等都是南部海洋经济圈的重要部分,发展好这些就将“一带一路”倡议落到了实处。

  深圳上海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

  《规划》另一值得注意的是,提出“推进深圳、上海等城市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”。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并向多位专家求证,这样的提法在国家层面尚属首次。

  郁鸿胜认为,全球海洋中心城市,可能是指国际化大都市的城市功能加上海洋功能。“这不仅仅是单一的经济功能,还要有明确的海洋功能,海洋功能是包括渔业、海洋制造、航运等功能的综合服务体系。其中,航运体系就包括了物流体系、集疏运体系和航运服务业这三大体系建设。”

  从上海和深圳目前的发展来看,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已经有了坚实的基础;深圳倚靠粤港澳大湾区,初步构建出湾区经济发展格局。2016年,在我国沿海和内河港口中,上海港和深圳港的集装箱吞吐量排在全国前两位。

  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建设是“四个中心”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,上海市商务委在4月份表示,上海以贸易集聚、资源配置和贸易创新为代表的核心功能已基本形成。数据显示,2016年上海口岸货物进出口达68820亿元,占全国的28.3%,占全球的3%以上,规模已超越香港、新加坡等传统国际贸易中心城市。

  寿建敏认为,就海洋资源分布来看,上海的资源并不是最丰富的,应该走更高端化的路线。尤其随着科创中心的进一步推进,未来在海洋科技上将大有作为。而整个东部海洋经济圈也将以上海为龙头,更侧重于科技、政策、规则等制度创新,实现与外部融通。

 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,以“海洋高新”为主打之一的上海临港地区,在相关“十三五”规划就提出,要“打造海洋发展战略桥头堡”,培育发展处于海洋产业链高端、引领海洋经济发展方向的先进海洋经济产业集群。

  据公开消息显示,在2016年上半年,临港就吸引了40余家涉及海洋经济的高新企业集中入驻。今年4月份,上海亨通海洋装备有限公司又落户临港,标志着临港在高端海洋装备的研发、系统设计、装备制造及工程服务上再添筹码。

  深圳也在海洋产业领域不断发力。来自深圳市经信委的数据显示,深圳以海洋电子信息、海洋生物、海洋高端装备等为代表的海洋未来产业当前正快速发展,2016年产业增加值约为256.1亿元,占海洋生产总值的比重达18.3%。

  寿建敏认为,深圳在港口贸易、集装箱规模有发展基础,可以借力香港,尤其在金融方面,有助于形成信息集聚、完备的服务体系和咨询体系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湟中白癜风医院